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当红流量拍戏,真就没一点新意?

时间:02-08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6

当红流量拍戏,真就没一点新意?

文| 小玉‍‍‍‍‍‍‍‍‍‍‍‍‍‍‍‍‍半月前一场大雪席卷横店影视城,恰巧讨得瑞雪好彩头的在拍剧组有超过四十个。而其中近半是流量明星主演的大制作项目,包括《藏海传》《狐妖小红娘·王权篇》《水龙吟》《珠帘玉幕》等。传说横店只要下大雪就会出现爆剧,比如2010年拍的《甄嬛传》、2017年拍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2020年拍的《周生如故》。于是网友们纷纷开始押宝这些在拍剧,尤其对大制作项目寄予厚望,相关话题“横店下雪 爆剧”也登上了微博热搜。将成品交由观众检验前,播出反响自然都是未知数,暂时当个美好的期待来看就好。不过能够提前确定的是,处于金字塔顶端的当红流量生、花的拍摄类目,往往决定着未来一段时期内的大剧品类,从中也可以先行观察到一点市场新风向。01大女主忙商战从仙侠虐恋、搅弄朝堂到征战沙场,国产大女主剧从未停止过更新换代。继《梦华录》《风吹半夏》赢得满堂彩后,越来越多大女主也忙起了“做生意”。比如近日杀青的《蜀锦人家》和正在拍摄的《国色芳华》《珠帘玉幕》,女主人设分别是钻营蜀锦染丝、花卉培育、珠宝设计的女商人。从备案信息来看,这三部剧都将自己定义为古装传奇,简介也始终贯穿着商场博弈的情节,想来成片风格或许会区别于普通古偶。《蜀锦人家》由谭松韵担纲女主,饰演自幼聪敏、醉心染丝的蜀中小娘子季英英,她传承并创新了自家蜀红丝染色技法,不想竟惹得南诏白王觊觎秘方而致使蜀地风雨飘摇。为了保护匠人、平息纷争,她与世家子弟杨静澜同南诏斡旋,最终留下了一段晚唐时期关于蜀锦的传奇佳话。总导演刘海波的代表作主要是《人民的财产》《三叉戟》等现实主义大剧,执导过的古装剧《天盛长歌》也偏向于恢弘传奇的画风,不知他会如何处理这部更年轻向的剧集。《国色芳华》中,杨紫饰演的女主何惟芳是从只有利益交换的婚姻中和离出户的商贾之女,凭借培育稀世牡丹的高超技能来到长安与天子近臣“花鸟使”蒋长扬做起了生意。她因此结识一群命运坎坷、前路迷茫的女性,并帮助她们学手艺以安身立命。后来何惟芳决心转型实业,创办制油、务药、造粮的“悟庸堂”以求利民,在蒋长扬报国之路上屡屡从旁协助。可见该剧还涉及女性互助、家国情怀的内容,颇有另一部《梦华录》的感觉。导演丁梓光没有执导过古装剧,此前的代表作是《以家人之名》《去有风的地方》这样的治愈系现代剧,不知在新领域会有怎样的发挥。《珠帘玉幕》的女主端午由赵露思饰演,该剧讲述采珠少女端午随神秘商人燕子京西行经商,靠灵活头脑做成一笔笔珠宝生意,并收获了与碾玉娘子越云岫的深厚友情。经过燕子京点拨,只懂珍珠的端午打开了珠宝世界的大门。而后她前往扬州,以玳瑁护甲、珠宝马具、彩色珠宝等商品一跃成为行业魁首,真正逆袭为一代女商人的故事。这部剧由谢泽担任导演,他的执导代表作有《芈月传》《远大前程》《春闺梦里人》等,风格比较多元。巧合的是,这些女主剧不约而同地以唐朝为背景,故事走向和内核也有一定的相似之处,比如前两者都将做生意与济天下相结合,无疑是对剧集层次的一种拔高。而且虽有脱离古偶玛丽苏的野心,但它们也仍然希望营造荧屏情侣来收割红利,比如后两者男女主都是曾经大热的CP二搭,只是这对女演员转型的助力可能相对有限。此外,传出筹拍消息的女主商战剧还有《玉兰花开君再来》《女商》,前者根据上海锦江饭店创始人董竹君女士的生平事迹改编,后者讲的是清末洋务运动前后一位女商人的逆袭救国之路,同样是网传当红流量花们虎视眈眈的项目。02大男主登朝堂一批由当红流量生担纲大男主的男频剧也在紧张制作中,它们的共同点是都涉及波云诡谲的朝堂纷争,对手也以身为权贵的上位者为主。这类男频剧中,最早出圈的其实是张若昀主演的《庆余年》。该剧第二季已于去年杀青,上月成为了全网首部预约破千万的电视剧,足见市场号召力。《庆余年第二季》应当会延续着权谋武打的风格,但其它项目在具体类型上还是各有偏重的。同为新丽制作的《大奉打更人》由王鹤棣主演,讲述了现代打工人杨凌意外进入有妖怪、法术的大奉王朝,成为一名监察百官的打更人铜锣许七安。他凭借现代所学科学知识和推理特长破获一桩桩离奇案件,与志同道合的伙伴们共同对抗朝廷暗黑势力,为百姓和公道发声的故事。该剧幕后是《赘婿》《卿卿日常》的制作班底,释出预告的观感也为相似的古装玄幻探案喜剧,有望再创主创前作的辉煌。官宣开机不久的《藏海传》由郑晓龙执导,南派三叔原作,肖战、张婧仪等人主演,属于古装玄幻探险剧集。剧中,肖战饰演原是大雍国钦天监监正之子的稚奴,一夜之间身负血海深仇。十年隐忍后化名藏海回京,凭借营造技艺和纵横之术在朝堂上步步高升。逐步探查中,他将当年灭门真相公之于众、一雪冤屈,也协助大雍肃清朝堂、消弭战争。继古装武侠剧《莲花楼》大获成功后,成毅主演的另一部武侠大男主剧《英雄志》目前也已杀青。该剧改编自作家孙晓的同名小说,主要讲述中年捕头伍定远在调查一系列复杂的案件时发现自己卷入了更大的政治阴谋中,因此结识成毅饰演的落榜书生卢云等人,他们一起在京城中开始了对命运的抗争和对真相的探求。原书篇幅之浩瀚、结构之开阔、人物之繁多都具有“小说大厦”的特征,被誉为是具有“清明上河图”风貌的武侠大作。小说成就如此之高对剧版却并非有利无弊,毕竟这代表着不小的改编难度,最终效果有待剧集上线再做评判。当然,也有大男主剧的故事地点没有设置在朝堂,但升级爽感、抗争叙事、悬疑色彩等看点亦如出一辙。任嘉伦的《烈焰之武庚纪》是人族王子武庚为父母和族人报仇,带领人族同胞反抗神族压迫的故事;罗云熙的《水龙吟》讲述正邪莫辨的唐俪辞对弈天下,与群侠守护苍生的故事;杨洋的《凡人修仙传》则以普通山村穷小子天赋平平,但依靠自身努力和合理算计最后修炼成仙为主线。03精怪题材挤占传统仙侠,非典型都市爱情即将来袭古装和都市爱情一直是流量明星扎堆的赛道,尽管被诟病良多,但也始终生生不息。从当红流量演员的待播储备来看,这两类剧作也有明显的焕新迹象。古装爱情往往与古偶等同,上述大女主商战剧也可以归为此类,这正是市场转变之一。至于第二个转变,则是精怪题材挤占了传统仙侠的份额。《狐妖小红娘》系列的筹备大概是这股风潮的开端,“月红篇”、“竹业篇”和“王权篇”三部剧汇集国内一线流量明星,极大壮大了精怪题材古偶的库存。仙侠世界观常用六界构造,主角通常是人仙魔中的一种;“狐妖”系列的背景则是五个妖国和人类分庭抗礼,主角基本是狐妖与人类。而且原漫画的时间线还涉及现代,只是暂不知剧版是否保留。这些设定与仙侠有相通之处,比如转世续缘、人妖对立等,但整体来看也算是一种创新,或许能够有效刺激长期审美疲劳的观众。除了“狐妖”系列,待播的同题材古偶还有不少。侯明昊和陈都灵主演的《大梦归离》据说脱胎于《山海经》,是一出“妖要捉妖”的瑰丽传奇;《无忧渡》由任嘉伦主演,该剧由六个志怪单元故事组成,讲述捉妖师久宣夜与少女半夏在人妖共存的世界共历奇情悬案的浪漫爱情故事;《子夜归》由许凯和田曦薇主演,原作《梅夫人宠夫日常》中男女主的人设分别是正直道士小郎君与纨绔猫妖大姐姐。都市爱情与现偶则是交叉关系,接下来即将有一批设定新颖的剧集来袭。比如田曦薇主演的《半熟男女》改编自豆瓣言情小说《这里没有善男信女》,原作是“全员恶人+全员海王”的设定,每个人都各怀心事有图谋;《春色寄情人》由李现、周雨彤主演,原作中男主从事殡葬行业,女主是残疾人士,属于生活流返乡治愈题材;《隐瞒之事》由陈晓、杨子姗主演,男主人设是没有共情能力的心理障碍者,并涉嫌一起恶劣的连环杀人案。虽然题材小众,但当红演员主演、强悍班底制作的情况下,未必不能为都市情感剧注入新鲜血液,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